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世界暨南人
  • 鞠海龙

    广东“特支计划”领军人才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 鞠海龙简介

           家在内蒙古的鞠海龙一度以为自己会去到最南的地方就是北京,但是世事难料,他一走就到了中国的最南的省份——海南,甚至研究的也是中国最南端相关的问题——南海问题。

          “是南海问题选择了我,也是我选择了南海问题,也是命运。”鞠海龙说。从2000年开始关注南海问题,鞠海龙先后出版了《中国海上地缘安全论》《亚洲海权地缘格局论》《海南侨务工作概论》《中国海权战略》《中国海权战略参照体系》等著作,在整整15年的研究中,鞠海龙对南海问题的关注没有减少,反而一年一年地深入,不断拓宽着自己的“领海”。


  • 人物采访

    15年的研究之路

    鞠海龙与南海的缘分不浅。在他的毕业论文中,他就提出了中国走向海洋的“双区双点”地缘安全战略,南海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双区”指的是支撑中国近海安全的陆地双区——朝鲜半岛和中南半岛,“双点”指的是中国实现远洋安全的海上战略支点——台湾和南海。按他当时提出的理论框架,南海具备在近海安全条件下实现远洋安全的战略条件,是中国从近海安全走向远洋安全的战略起步点。

    2000年在海南工作时,鞠海龙开始关注南海问题。他从地缘政治开始,围绕着南海问题,了解南海问题的历史、法律等相关内容。2006年来到暨南大学后,鞠海龙又结合学校东南亚研究所的优势,开始南海问题的国别研究,对不同国家相关政策、两岸南海合作、历史档案研究等领域进行动态跟踪,考察有关国家出台南海政策背后的深层社会、经济原因。

    2009年中国与周边国家正如火如荼地开展贸易合作,鞠海龙对南海问题的研究也迎来了一个转折点。在那一年美国凭借少量的实质投入“重返”东南亚——仅利用舆论就改变了东南亚的秩序。“美国没有开一枪一弹,轻松就颠覆了整个亚太的秩序”这让鞠海龙意识到在原本研究的因素之外,在国际政治上,中国似乎还缺少些什么。于是他的研究方向开始外溢。“为什么整个世界的舆论主流都是按照美国的方向去走?”这是当时鞠海龙心中最大的疑问。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同时也尝试给自己一点压力去学习新的东西,2012年,鞠海龙进了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后流动站。鞠海龙在导师的指引下阅读书籍,参加传媒领袖讲习班,对南海问题的舆论上有了新的认识。“我就是给自己点压力去进步”按他的话说就是在新闻与传播的门口看到了新的风景。

    “他是我们的掌舵人”

    对待研究,鞠海龙从来都是一心一意,稳扎稳打,因而对待学生,他同样一丝不苟。“人家说老师就是传道、授业、解惑,我是倒着来的”鞠海龙说。

    对不同阶段的学生,鞠海龙有着不同的要求。本科生更多的是“解惑”,解决的是知识层面上的疑惑;而硕士、博士在解惑之余更多的是“授业”,为硕士生、博士生“授业”,鞠海龙希望他们做好学业,更是综合的事业。做好学业,鞠海龙把模块学习比喻为“烧砖”,让学生们从“烧砖”开始,把一块“砖”烧好、烧透,放到各处都可以用,“就像拳击,直拳、勾拳都学好了,才能打好组合拳”。至于“传道”,鞠海龙笑言自己只能尝试去做,毕竟自己还没“得道”。

    说到自己的导师,鞠海龙所带的研究生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他是我们的掌舵人,我们就是跟着老师走在前沿”他认为鞠海龙更多的是在实践中指导自己学习,在此过程中,他从老师身上看到了对待文章一字一句的严谨,研究问题的逻辑性,站在战略角度的运筹帷幄……跟着老师参加学术会议,研究课题,他收获了很多。

    鞠海龙的博士研究生邵先成在硕士论文写作时就看了鞠老师的很多论文,来到暨大就是慕名而来。他说和老师保持密切联系可能是师门的传统,除了休息时间,自己可以从微信、邮件、电话和老师沟通。鞠海龙会要求他们阅读一手文献,保持对形势政策的关注,“老师在战略思维上对我影响很深,教我们站在整体上去思考,和原来看问题有很多不一样”邵先成说。

    在鞠海龙的耳濡目染之下,他所带的学生和同级相比成长得更快。“有时候上课,会觉得有些同学的观点很幼稚,我能轻易地推翻他们的观点”鞠海龙所带的学生说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和同学认识的高度已经有些区别。“我希望他们能够学会去解决问题,面对挑战,能够凭借能力活下去,而且活得好。”鞠海龙说。

     全是兔子的赛跑

    从2006年来到暨南大学,至今已有近10年,鞠海龙说在暨南大学自己一直都是奔跑状态,每个人都在前进,只有一直跑才行。

    鞠海龙坦言,暨南大学给了自己平台,同时也有压力。从一个青年教师初来乍到没有经费,到后来渐渐有了经费,再到有了充足的经费,社科处、科技处在不同阶段都给予了自己帮助,让自己有了广阔的平台。与此同时,他也感受到了压力,鞠海龙说在暨南大学他去听过别的老师的课,每一个老师都很优秀,“这不像龟兔赛跑,大家都是兔子,一不小心就会落后”鞠海龙说。

    15年来,从理论化的研究视角到国别研究,再到从国际传播领域,鞠海龙对南海问题的研究不断深入:他在国内外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50多篇,并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海上地缘安全战略研究”、教育部一般项目“南海周边国家与地区南海政策与我国南海维权”、广东省教育厅重大攻关项目“南海开发与广东海洋经济建设”、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中心重大项目“南海海洋重大战略问题研究”、重点项目“菲律宾与马来西亚海洋问题动态”、国家海洋局南海分局“九段线巡航实践的法理研究”等重要课题,2014年他还在同一年获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和重点项目的课题负责人,成为国内研究海权与南海问题的知名专家。

    “没有人敢在南海问题上称自己是大师”,鞠海龙却依旧觉得自己是个学生,“我有很多不知道的东西,一直是个学生。我的面铺得很宽,是一个综合性的学者,但是我不够深入。我知道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在哪”。


    来源: 暨南大学报  作者: 温婧  时间:2015年1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