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世界暨南人
  • 汪国真(1956-2015)

    中国著名诗人、书画家、作曲家


    暨大1978级中文系校友

  • 汪国真(1956-2015)简介

           4月26日,我国著名诗人、书画家、作曲家、我校1978级中文系杰出校友汪国真因病不幸离世,全体暨南人感念于此,纷纷献上对汪国真校友最诚挚的敬意对其亲属表以最沉痛的哀悼!

           汪国真,1956年6月22日生于北京,祖籍福建厦门。1982年毕业于暨南大学中文系,当代著名诗人、书画家、作曲家。据北京零点调查公司1997年7月对“人们所欣赏的当代中国诗人”调查表明,在新中国成立后出生的诗人中,他名列第一;他的诗集发行量创有新诗以来诗集发行量之最。代表作《年轻的潮》、《年轻的思绪》、《热爱生命》、《雨的随想》等。

  • 人物采访

    梦开始的地方


    灯下

    星光间 同学坐桌前

    今天灯下细描绘

    明朝画一卷

    ——《学校一天•灯下》

    1978年9月,汪国真考入暨南大学中文系。入学时他22岁,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北京第三光学仪器厂当了7年铣工。他没有上过高中,初中毕业后就直接进了工厂。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和恢复高考,他将一直重复打磨切削的重复工序。

    入学后,汪国真在作诗方面表现出强烈的欲望和坚定的意志。当时的大学校园里,创作风行,汪国真也拿起笔。据他大学同班同学、现任校信访办主任李轴宇回忆,“汪国真并不是班上写作水平最好的同学,但他立志早,明确方向是写诗,一天可以写好几首,并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向报社投稿。”那时汪国真戴着眼镜,儒雅斯文,经常到阅览室读书,他曾表示自己的创作得益于四个人:普希金、狄金森、李商隐、李清照,他一直追求普的抒情、狄的凝炼、李的警策、清的清丽。校园中的各处小景,也是他常去的地方。他曾在采访中说,那时自己常到明湖边徜徉沉思,写诗的灵感也来源于此。

    汪国真第一首见报作品《学校一天》最先出现在宿舍门口的黑板报上,现任中文系党总支书记倪列怀回忆道。这是一篇打油诗,共五组,语言简单有趣,贴切地描绘了那时的校园生活。当时,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来校进行暨南大学复办的采访,见到黑板报上的《学校一天》,于是抄下来,带回北京发表了。所以汪国真得知自己的诗发表了之后十分意外,并给了他很大的鼓励,从此他更加积极地写稿、投稿。

    在校期间,汪国真和老师同学们相处得十分融洽,也参加一些课外活动。因为他来自北京,普通话标准,还在学校做过广播员。还有校友回忆说他向广东同学请教粤语,拿着毛泽东的诗词让同学教他读,课后还去找香港同学聊天。汪国真在暨南园度过了美好的青春,艺术的种子在这里发芽。

    一代人的青春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热爱生命》

    关于《热爱生命》的创作背景,汪国真说过,这首诗实际上是用来鼓励自己的,回答自己的一些困惑和疑问。“那时我快到而立之年,事业上没成就,感情上没着落,对未来也比较迷茫,已经有一些紧迫感。可能当时面临这种困惑的人很多,这首诗回答了人生很多重要问题。”这首诗曾经在1988年作为《读者文摘》(现在改叫《读者》)和《青年文摘》的卷首语,当年此诗一出,倾倒无数读者。

    那时汪国真的作品只是零散地发表在杂志上,因为诗文平淡真挚、贴近生活,很快就受到读者的追捧。他的诗首先在学生群体中引起共鸣,几乎是人手一本小册子摘录、誊写汪国真的诗,渐渐地这种手抄本形式流传开来,但作者的名字却鲜有人记住!真正让汪国真红遍大江南北的是1990年《年轻的潮》、《年轻的风》、《年轻的思绪》等诗集的相继问世,那一年被称为“汪国真年”,在社会文化生活中掀起一阵“汪国真热”。据资料记载,《年轻的潮》首印15万册,此后数次再版,达到60多万册。整个“年轻”系列印数总计超过100万。当时在各种报纸、电台,书店到处是“诗人汪国真”的诗作、诗集,特别是街边书摊各版本(包括盗版)的汪国真诗集都摆在最显眼的位置。除了广泛流传的手抄本,在校园中还出现了汪国真诗歌演讲、朗诵,黑板报、手抄报,汪国真也受邀到学校去讲座,分享心得。

    汪国真的诗是属于那个年代少男少女们的“匆匆那年”,是当时在校学生独有的青春记忆。曾有评论说:有青春的年代,就有汪国真的诗行。他的诗简单、通俗易懂,就像那个时候的“心灵鸡汤”,却又比“心灵鸡汤”更能和那一代人碰撞出火花。他的名字和琼瑶、邓丽君一样成为九十年代的关键词,他们的作品稳居当时热销排行前列。二十多年后的今天,经典不失当年光。

    挑战自己,再出发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山高路远》

    汪国真曾用这首诗抒发人生的追求,鼓励自己和读者勇敢挑战自己,勇于攀登高峰,敢于追求远方,实现人生价值,给读者们上了富有哲理的一课。2013年10月7日,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引用了这两句诗,向世界表达了中国通过全面深化改革为经济发展增添新动力的决心。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时刻饱含激情,坚定信念,“再高的山、再长的路,只要我们锲而不舍前进,就有达到目的的那一天。”

    九十年代中后期,“汪国真热”尚未退去,他又开始练习书法,随后又学习作画和作曲。早在入学时,汪国真就觉得自己的字写得不好,担心投稿时编辑不看自己的作品,所以选择了篇幅比较短的诗歌作为创作方向。后来他红了,就经常要出席社交场合,签名题字的事必不可少。从那时起,他下定决心练字,并且开始用毛笔写信。在1993年之后,汪国真出版的诗集里都收录了他的书法作品,渐渐地他的书法也引起读者的注意,一些机构也请他作诗题字。在一个讲座中,汪国真说自己是个不安分的人,那时候想着既然书法被逐渐认可了,自己还能再干点别的,于是开始学习画画。然后又有人请他作画,一些作品甚至被购买收藏。2000年之后,他的兴趣转到了作曲上,主要是给古诗词配曲,还有一些是自己的诗。2009年12月,他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了汪国真作品音乐会。从诗歌到书法、绘画、作曲,甚至是近两年的主持,汪国真不断挑战自己,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成功转型。

    “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一学就会,才能横跨四界——写诗、书法、谱曲、绘画,并都取得相当的成就,成为‘四栖人’。”同班同学李轴宇如此评价汪国真。对于自己在文艺界获得的成就,汪国真这样评价自己:总的来说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我的朋友说我总是能很快到达一个境界,比如写诗,写成了一个现象,也写到了课本里;写书法,居然写成了国礼;作曲,作品被收入中国音乐学院的教材。我相信性格决定命运,顺其自然、从容面对。有人说我的诗不好,我就要证明,我不仅诗写得好,在其他领域我也是可以的。

    诗与母校  


    让我怎样感谢你,

    当我走向你的时候,

    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

    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感谢》

    汪国真对母校暨南大学一往情深。他第一首变成铅字的诗组《学校一天》就是他在大学一年级发表的,反映了丰富的大学生活。1991年,汪国真回到广州参加母校85周年校庆,在校庆晚会上朗诵了他的诗作《感谢》,满情深情。他说:“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在什么时候,在母校和老师面前我都永远是学生,在母校的同学面前我永远是朋友。”2006年,暨南大学百年华诞,汪国真再一次专程回校为百年暨南庆贺。《百年暨南》画册里有他专门配的7首诗,并题写“虎凤龙云”书法条幅赠给母校。在接受学生记者采访时他谦虚地说,当年在暨南读书时写的诗还很幼稚,所幸在老师们的栽培下有所进步。他拿出诗句“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与暨南学子共勉。2012年校庆,汪国真参加毕业三十年的同学聚会,并为校友总会题写“相约三十年”书法作品。“相约三十年”这已成为此后每年校庆的专题活动之一。2014年11月,汪国真参加了“世界华文文学大会”,在会上作了专题发言。这是他生前最后一次回到母校。

    诗与生活


    生活里不能没有笑声,

    没有笑声的世界该是多么寂寞。

    什么也改变不了我对生活的热爱,

    我微笑着走向火热的生活!

    ——《我微笑着走向生活》

    汪国真的诗影响了整整一代人,甚至在二十几年后的今天仍然受到追捧。汪国真表示,自己最感谢诗歌,没有诗歌就不可能有后来取得的成就。他认为,自己最大的贡献是让更多的年轻人关注诗歌,包括当年的以及今天的年轻人。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汪国真一生与诗为伴,以诗言志,以诗抒怀,他的艺术创作都是围绕着诗展开的。汪国真曾经在珠海文化大讲堂上做了《我的艺术人生》的讲座,其间谈到自己艺术创作的一些体会:

    第一,诗要经得起品味。好的诗不仅要通俗易懂,能引起广泛共鸣,更要经得起品味,这样才会常读常新。曾有读者评价说,读汪国真,与其说是读诗,不如说是读自己的心声。

    第二,诗从生活中来,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泉。一次采访能出诗,一次游览也能出诗,生活中有很多地方是可以出诗的。如果我们善于捕捉、提炼和升华的话,它就是诗,生活中很多地方都是含有诗的因素的。所以他第一次到杭州,就写下了《雨西湖》;第一次采访心理医生,写下了“从别人那里,我们认识了自己”。当然,诗也是要回到生活的,汪国真讲过一个趣事,北京一个女学生抄了诗拿去拒绝了一个男生的表白,这首诗叫《请你原谅》。

    第三,艺术是相通的。汪国真一直说自己“把音乐当诗写,把书画当音乐写”。文学当中有一种修辞手法叫顶真,即用一句话的结尾词语或句子做下一句话的开头,汪国真在作诗和作曲时也把它运用在其中。他擅于寻找各种艺术创作的共同点,比如在书法中,出彩的字要写大、要突出,在音乐作品中,好听的旋律也要强调和放大,他说这是艺术的规律。

    与诗为伴多年,汪国真在感悟中积累和沉淀。对于艺术创作,汪国真始终保持着平和的心态,坦然面对外界的评价,只想有个安静的环境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对于生活,汪国真在多次采访中提到“顺其自然”,“一个人一生一定会遇到挫折困难,但是不好的心境在我心里保留的时间很短。人生总是边走边看,风景处处不同。”


    (来源:《暨南校友》  作者:刘智雯、陈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