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世界暨南人
  • 杜彬

    第二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获奖者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病理科副主任医师

  • 杜彬简介
           “登革热虽不可怕,但你也不要为采访我而失血啊。”在一个书籍随处放置、存放试剂的新旧两台冰箱快将房门堵住,偶有蚊子在飞的窄小办公室里,笔者不时被眼前这位医学博士逗乐,而这种欢乐伴随着整个采访过程。这么幽默的老师是谁?杜彬!

           杜彬,医学院副教授、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病理科副主任医师。2014年8月代表广东省参加第二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获得自然科学应用学科组二等奖。

  • 人物采访
     精心筹备,三尺讲台展风采

    今年6月,省总工会和教育厅下发了举办第二届全省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的通知,随即学校组织了校内的预赛。校内预赛中杜老师讲授《良恶性肿瘤的区别》一节内容,获得了听课专家的一致好评。预赛后杜老师便被通知前往参加广东省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我前往参赛的内容,是我十多年来给学生反复讲授的内容。”一番比拼后,杜老师获得了省竞赛的第一名。

    杜老师本以为赛事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还要代表广东省去参加全国的竞赛。“接到通知,我就赶紧开始准备了,因为距离比赛只剩两个月时间。”

    杜老师不能耽误正常教研工作,更不愿马虎应付赛事,因而经常熬夜为赛事做准备。他拿出了厚厚的一本参赛资料:共300页双面印刷,图文并茂的教学设计。“这是我在赛事准备阶段,每晚都熬到3点多才弄出来的啊。”但杜老师强调,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学校领导很重视这次比赛,给予参赛选手很多支持。”

    在竞赛期间,由校教务处、校工会牵头,专门成立了以张世君教授为组长的辅导专家组,对杜彬老师的教学设计给予精心指导;教务处、网络与教育技术中心等部门特意派出刘冠老师协助杜老师完善教学演示;学校副校长饶敏更是率相关部处及学院负责人、专家组成“亲友团”到现场为杜彬以及其他两位参赛教师助力。

    面对来自全国33个省、市和地区的最优秀教师,稍感压力的杜老师又遭遇了电脑故障,结果只拿回了“二等奖”。对此,杜老师表示心有遗憾,但他也觉得“此次参赛能博采众家之长,受益颇多。”

    上好一门课 玉壶存冰心

    比赛的精彩展现离不开平日里的积累。2003年至今,杜彬老师一直在我校从事病理教学、科研、临床工作。教学十余年,杜老师只为学生们讲授一门课——《病理学》。这是一门医学主干课程,是每一位医学专业学生的必修课。

    《病理学》课程涉及全身各个器官系统的病症,通常是几位老师合作,分别给学生讲授不同的章节。但杜老师与别的老师不同,他翻着教科书自豪地说道“我是为数不多的,一本书全教的青年老师。”

    厚厚的一本书,杜彬翻来覆去地讲,为何从不感到疲倦?“我每一学期讲授的是同一本书,但却有不同的内容。”原来,杜老师喜欢把病理学科最前沿的知识搬到课堂上。杜老师表示,只有不断创新教学内容,才能保持这门课的活力与新鲜感。

    杜老师一直追求要“上好一门课”。他认为要上好一门课,不仅要充分掌握这门课的知识,更要动脑筋把知识给同学们讲明白。为此,杜彬老师,常常将课堂与临床实践结合起来,“《病理学》是一本纯理论的教科书,如果不结合实际病例来讲,学生们如何分得清什么是胃炎、什么是胃溃疡?”杜老师强调,只有让课堂教学与临床实践相结合,理论课程才不至于太过枯燥乏味。

    “认真上好一门课,不与科研冲突”,杜老师表示教研始终是相长的,不存在“搞科研了没时间上课”这种说法。杜彬认为,时间是挤出来的。寒暑假,他抓紧时间搞科研;当学期开始了,他就以课堂教学为主。“能把课上好,自然就能把研究做好,因为两者知识都是相通、相辅相承的。”近5年来,杜老师主持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等课题,近10篇论文被SCI收录。

    循循如父语 殷殷似友亲

    时常西裤衬衫的杜彬,被同学们认为是医学院的“高富帅”老师。虽是玩笑话,但从中亦可得知杜老师颇得学生喜爱。问及杜老师与学生的相处之道,他笑笑说:“为同学们想多一点吧。”

    为同学们想多一点,但杜老师的行动看起来真不止“一点”。对于本科生,杜老师想方设法帮助其建立基础医学知识体系,“要打好基础”。他带着学生到实验室去、到医院去,“让本科生们多接触临床,不仅能让理论知识具体可见,更重要的是激发他们未来当医生的兴趣。”对于研究生,杜老师想得更多的是培养其学术研究能力,同时加强他们的专业技能。无论是文献资料查找,还是培养细胞,杜老师都坚持手把手教他们。“我得尽力教会他们怎样做好学术研究,怎样提高专业水平。”

    想学生所想,难学生所难,似乎已经成为了杜老师的习惯。采访时,笔者被蚊子咬了一下,时值“登革热”肆虐,杜老师就借机做了一次科普,他笑着说:“登革热并不可怕,一般人被蚊子感染,七天不吃药也能自愈,少数有并发症的才会导致严重后果。”他还特意教笔者防蚊术,如室内不要留有积水,蚊子就不易滋生。

    在学生的眼里,杜老师亦师亦友。学生戴晓萌告诉记者,“老师不仅教我知识,更教我做人。”晓萌同学性格大大咧咧,常常在实验中犯错误,杜老师总一次次耐心地帮她纠正,“即使老师再忙,都会挤出时间和我们交流,他从不骂人,什么都慢慢地说。”她强调,没有哪位导师会常陪自己的学生看细胞培养基,但杜老师会。戴同学很佩服老师的“拼”,有时她晚上12点离开实验室时,杜老师办公室的灯依旧亮着,“他总熬夜,你看他的黑眼圈,唉,老师那么勤奋,我们做学生的哪敢偷懒?”

    研二的李如同学回忆起杜老师,表示听杜老师讲课是一种享受。“他从来不照本宣科,他会系统讲解知识点,还会通过对比等方法高度概括出规律,比如一种恶性肿瘤会有三个病变规律,这种教学方法让我很受用。”临床医学的大三学生刘浩坤则表示:“老师总能让我们在课堂上充满精神,他会提问,会给我们讲与知识点相关的真实故事,就是不会照着PPT念,这样的老师谁不喜欢?”

    正如卢梭所言,“教育的艺术是使学生喜欢你所教的东西。”杜老师的用“心”教育,让人明白:教育不是一个简单的传授与接收、提供与选择的问题,而是师生之间的交叉和相融。这种交叉和相融的结果,便是彼此间的喜欢与默契,而不是一般人所感受到的对抗和叛逆。


    来源: 暨南大学报  作者: 刘诗敏  时间:2014年10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