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世界暨南人
  • 蒙雅森

    暨南大学老师


    暨南大学校友

  • 蒙雅森简介
  • 人物采访
     

    蒙雅森:暨南学子情义长 尊师先河永流芳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许多节日:青年节、儿童节、妇女节……却没有一个教师节。“这和一个拥有二亿多学生和1300多万教育工作者的国度是多么的不相称啊!”

    改革开放初期,莘莘学子饱含一腔热血,在社会上掀起了一阵倡议尊师的风潮。时任我校团委书记的蒙雅森教授,正是当年倡议活动的见证人和幕后策划者,回想起这股从暨南园吹向全中国的思想浪潮,他仍旧激情澎湃,并记忆犹新。

    一场演讲,催生“教师节”

    蒙雅森教授与“尊师节”的渊源,始于1983年暨南园中的一场演讲。

    198312月,我校为纪念“一二·九”学生运动举办了一场主题为“爱我中华”的校园演讲比赛。现场,我校国际金融系81级学生朱川大胆地吐露心声:“目前,在社会上大力倡导尊师显得非常重要。眼下种树有植树节,护鸟有爱鸟周,育才,也应有尊师节!中国是礼仪之邦,我们的生活中有许多节日,但我们不能不感到遗憾,竟然没有一个尊师节!这跟一个拥有2亿多学生和1300多万教育工作者的国度是多么不相称!”

      蒙雅森对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朱川演讲时,多次被经久而热烈的掌声打断,有的学生站起来喝彩,有的甚至激动得流下泪水。”

      演讲得到的热烈响应让朱川萌生了倡设“教师节”的想法。很快,他联合中山大学、华南工学院、华南师范大学、华南农业大学等高校的学生社团,成立了“广州尊师节促进会”,发动学生定期上门为老师义务理发、修家电、搬煤等。

    北上宣传,倡导设立“尊师节”

      次年盛夏,广州尊师节促进会举办了一场名为“讲坛上好教师”的表彰联谊会。200多位老师从学生手中接过桃李酒,戴上学生亲手制作的大红花,教师节的雏形初现。

      为确切了解民意,促进会自费打印了3000多份“尊师节调查表”,送往全国200余所高校。仅仅10天,促进会收到1000多份回执,其中八成以上对设立“尊师节”表示称赞。

      眼见民心所向,促进会的同学决定趁热打铁,赴京宣传设立尊师节。1984718日,暨南园里锣鼓喧天,5位同学骑着河南安阳自行车二厂送来的5辆“雉鸡”牌自行车,带着近万份倡议书准备北上。

      蒙雅森说,这5位同学一路从广州向湖南、湖北、河南等地进发,另一路学子7人则乘火车先行上京宣传。

      由于长途跋涉,风餐露宿,5位骑行学子相继病倒。医学院82级李子赤同学刚到湖南就发起了高烧;化学系82级刘雄彪同学到了武汉开始生病;紧接着他们又因水土不服开始拉肚子……

      “宁可少带干粮和药品,也不愿少带一份倡议书。”蒙雅森说,学生们强忍身体不适,坚持前行,5辆自行车踏坏了4辆。他们不懈的努力最终受到了各地群众的热烈支持。

      许多当地人自愿掏钱为他们买干粮,有的送麦乳精,有的送即食面,还有的好心人直接往学生口袋里塞“盘缠”。

      在到达河南郑州时,恰逢当地召开普通教育改革会议。5个学生被邀请列席,会议还特别增设了“是否建立尊师节”的讨论议程。就在这次会上,郑州市积极响应倡议,在全国首开先河,将每年910日定为该市“尊师日”。

      而另一支乘火车北上的队伍,学生们为了少花钱,就住在便宜的招待所。说是招待所,其实是由战时防空洞改造而来的地下室,潮湿又闷热。

    多方奔波,人大最终确定“教师节”  

    距离从广州出发整整22天后,5位学子成功抵达北京,马不停蹄地找到团中央、全国学联、北京市教育局等有关单位,希望倡议能被接纳。但有关部门对他们的倡议没有兴趣,甚至还打电话到学校,要求我校调查这群学生的背景,并对他们进行批评教育。

      “暨大顶着压力,决定不调查、不教育,并积极鼓励学生们坚持把倡设活动搞下去。”蒙雅森透露。

      虽然有学校做坚强的后盾,但吃了几次“闭门羹”后,劳累的学生有些心灰意冷,其中几个人开始打退堂鼓。

      “你们不要泄气,要学会变通!”看到此景,一直支持活动的时任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李燕杰伸出了援手。促进会的学生在随后的几天里,相继拜访了时任延安保育院院长伍真、北京市教育工会主席孙军以及众多特级教师和劳动模范。

      最终,在著名教育家方明的支持下,一场倡议设立“尊师节”的座谈会如愿召开。会上,我校学子们把倡议书交到了全国人大信访办。

    19841229日,《光明日报》刊登了学子“尊师节”的倡议,随后各大媒体纷纷响应。此时,全中国越来越多有识之士为“尊师节”奔波。功夫不负有心人,1985111日,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正式确定每年910日为教师节。

                                                             

    蒙雅森日后在《论多元文化背景下暨南校园文化之“特色构建”》一文中写道:“暨南大学是一所具有百年悠久历史的华侨学府,在经历了百年的风霜雨露后形成了自身独特的校园文化特色和“忠信笃敬、知行合一、自强不息、和而不同”的暨南精神。自暨南大学建校伊始,就确定了以“宏教泽而系侨情”的办学宗旨,以海纳百川的胸襟接收海内外不同国度和文化的学子。正是这些来源广泛、文化多元且观念各异的学子们,源源不断地带来了多姿多彩的不同背景的异域文化,汇成暨南园奇异独特的文化景观。

    如今教师节已经深深植根于全国的校园文化,成为现今时代弘扬尊师重道理念的重要组成部分。暨南园兼容并包的氛围,造就了坚持传承优秀底蕴,并且勇于创新的学生,也正是他们,造就了如今家喻户晓的9.10教师节。

    教师节过了一个又一个,尊师重道的思想传了一度又一度春秋。今天的蒙雅森,也从当初教师节的幕后活动策划者变为了几十载教师节的见证人。但每每提到当初,蒙雅森仍是怀着满心激动,为我们讲述那一段从暨南园传到全中国的尊师薪火,那一份星星之火,终究不负众望,可以燎原。

    (校庆新闻中心志愿者裴泽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