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世界暨南人
  • 詹椿年

    暨南大学化学系45级学生


    暨南大学校友

  • 詹椿年简介
     

    詹椿年,上海人,暨南大学化学系45级学生。抗战期间曾经参加第三战区的外事人员训练班,建国后曾任上海丝绸公司设备科副科长,上海丝绸染整厂副厂长,高级工程师。

  • 人物采访
     

    1941年,詹椿年从上海敬业中学毕业,参加高考,同时收到了暨南大学和东吴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由于当时暨大名声在外,詹椿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暨南大学,那是他人生里重要的里程碑。

    当时上海被日本占领,暨大只得在租界办学。詹椿年回忆,“声教南暨”,他的很多同学都是来自南洋,如印度尼西亚。不久,学校打算搬到福建。詹椿年介绍说,当时的教务长周宪文首先找到了建阳这个落脚点设立分校,学校坐落在童游镇街,崇溪蜿蜒流过,“据说是当年朱熹曾在这里办学”,学校利用了当地一座颇具规模的文庙,殿堂改成大礼堂,其余厅室各有所用。后来学校整体搬迁到建阳,条件极为艰苦,学生都住在茅草房。

    尽管建阳地处偏僻,但当时暨大抗日热情高涨,年轻的詹椿年也受进步思潮的影响,他自发学习抗战救亡歌曲,《黄河大合唱》、《太行山上》至今还能哼几句。詹椿年描述了当年躲空袭警报的场景,他曾经躲在崇溪边上,亲眼看到日本飞机俯冲,那个士兵的面容他看得清清楚楚,疯狂的扫射机关枪,幸亏没有人员伤亡。此事更加激发了詹椿年保家卫国的爱国热情。

    1945年,毕业前,詹椿年来到南平的一所高校准备毕业论文,因为那里的仪器设备完善,科研条件较好。

    投身抗战

    然而,6月,詹椿年接到学校管理人员的通知,前往江西的第三战区参加外事人员训练班。原来此时日本法西斯节节败退,盟军准备在东南沿海一带登陆,需要外事人员承担翻译等工作。满怀报国热情的詹椿年欣然答应,他和他的两个同学一起去参加外事人员训练班,被授予少校军衔,“动员大会都召开了,做好上战场的准备” 。此时好消息传来,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来他们被国民党遣散回家。

    可是历史和人民并不会忘记抗战老兵的贡献,2015年抗战胜利70周年,詹椿年收到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联名颁发的抗战胜利70周年的纪念勋章,以表彰他当年积极投身抗战事业。老人现在依旧心系祖国,关心时政,他一再强调南海是我们的领土,一直希望祖国强大,不忘过去的屈辱。

                               躬身纺织

    从暨大毕业后,詹椿年短暂地在福建建阳麻纱师范学校教书,后来回到上海,在一家工厂工程工作。后来来到纺织国营纺织工厂工作,1953年入党,后来曾经担任上海市丝绸公司设备科副科长,丝绸染整厂副厂长,高级工程师职称。文革期间尽管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他仍然不忘初心,单位的翻新改造工程,他出主意,跑项目,自己亲自设计、制造,为工厂翻新工作尽心尽力。他努力钻研,把所学利用在建设新中国上,曾经和同事撰写有关丝绸立绒的论文发表在杂志上;还参加业余大学,进修俄语。他告诫儿子,“人这一生要努力,努力反正是不错的。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都不要放弃。”他坚信中华民族要复兴强盛,必须有一批坚定不移的人奋斗。而他恰恰是那批人中的一个。

    暨南情缘

    老人表示这次能回来参加母校110年校庆,实在荣幸之极。“母校很重视我,有种回家的感觉,我又和暨南联系在一起了。”其实詹椿年何尝与暨南分开过,他的亲家也是暨南人,当年他来广州出差的时候,听说暨大迁来石牌,还特地重游暨南园,北门的模样依旧历历在目。谈起暨南往事,他对于何炳松校长、周宪文、章洪楣、江之洪、王子瑜和王勤堉等名师记忆犹新,对于暨大毕业的校友也有所闻,对于今天暨大的变化,他倍感欣慰。

    当年毕业的纪念戒指,老人捐赠给母校,据介绍纪念戒指嵌有蓝色法郎,内侧刻有名字学号和学士等字样。70年过去了,当年的暨南求学时光,老人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童游街、文庙、庵山……

    詹椿年的一生,是中国近百年的历史见证,也是暨南三落三起的见证者,更是暨南砥砺前行的亲历者。人的一生,只要与国家民族联系在一起,再平凡也是非凡,再渺小也是伟大。

    (文/新闻中心志愿者 戴颖鑫 图/郭顺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