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世界暨南人
  • 刘卫宁

    暨大中文系教师


    暨南大学校友

  • 刘卫宁简介
    刘卫宁,广东潮州人,暨南大学文学院中文系1998级本科生、2002级硕士生、2005级博士生。2008年博士毕业后,留中文系任教至今
  • 人物采访

    一日中文人,一生中文情

    ——访文学院中文系98级校友刘卫宁


                忠实的铁杆粉丝

    18年前,刘卫宁从家乡潮州来到了广州暨大。十几年来,刘老师一口带着乡音的普通话虽然很“普通”,但听起来却是那么亲切、可爱。刘老师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后,很快就打开了话匣子。

    谈起选择暨大的缘起,刘老师说:“当时我们班同学大致有两类,一是第一志愿报暨大,二是第二志愿报暨大。第二类往往是报考北大复旦之类的大热门而不得的,就流落到暨大中文系。我属于第一类,第一志愿报考暨大中文系基地班,之后才是新闻系(那时候基地班的录取分要比新闻高不少),于是如愿考进我们系,不知不觉地就待到了现在。高中我们是先报志愿后考试,所以填报志愿的时候,也要考虑到高考的发挥和运气。如果觉得有信心一点,就报中大中文系,要稳妥一点,就报暨大中文系,因为彼此差距并不十分厉害。暨大中文系也有很多的粉丝,加上我高中的班主任连老师是八十年代华南师大历史系毕业的,也很喜欢对门的暨大,所以我就报了(暨大)。”

    如果说刘老师本科选择暨大是因为一心的热爱,那之后留在暨大读研、读博,就少不了一份坚持。而刘老师的留校任教,那更是一种缘分。谈到这个话题,刘老师对于暨大中文系的热爱,溢于言表。

    “能留校任教实在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了!它提供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能为中文系贡献自己的一点力量,回报中文系诸位师长多年来的教诲。其次,这是一个难得的、珍贵的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舞台。从学生到老师,角色变了,责任变了,但对中文系的感情却更深了。对变成学生的师弟师妹们,感觉应该有更多的责任与义务。我每上完一次课,都能更深刻地理解并体会到我们以前的老师对培养学生的热情与负责,体会到每一位老师、同学对中文系大家庭所应有的深切认同感。”

    难忘的师生情谊

    刘老师作为我们的前前辈师兄,对于中文系的老师,是再熟悉不过了。谈起在暨大的难忘回忆,刘老师说:“一是极其认真负责、令人钦佩的老师,二是比较自由开放的学风和学制,三是深深的师生、同学和同门情谊。老师们的认真负责和渊博高深,远不是我们这些已经当上教师的老学生所能比的。陈晓锦老师、杨启光老师的现代汉语课,王彦坤老师的古代汉语课,王列耀老师、姚新勇老师的现当代文学课,甘于恩老师的语言学概论,马明达老师的中国文化概论,赵维江、徐国荣、史小军老师的古代文学史,都令人印象深刻。”

    “这些好老师很多,我只讲中文系的老系主任杨启光老师。杨老师不仅是上课用心、精彩,而且他的气度和人格魁力,更是影响了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同学。在我的印象中,杨老师是系主任,公务烦忙,但从未缺或调过一次课,每次都是提前至少十分钟在教室等着同学,风雨无阻,每次课都留有作业,每次作业都详细地批改讲评,连标点符号的错漏都细致地帮学生纠正过来。

    有一件关于杨老师的小事,我至今难忘。当年我们大二要考英语四级考试,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在旧的大礼堂看电影(一晚连放两场,只需五块钱啊)。我宿舍有一位同学顺手把准考证放钱包里,也去看电影了。看完电影后,这位同学也不知道跑哪了,当晚回到宿舍已经凌晨快一点钟了,才突然发现准考证连同钱包都不见了,很有可能就丢在大礼堂。当时大半夜的,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就在宿舍里干着急。后来想到系主任杨启光老师,情急之下,我们非常冒昧地直接跑到杨老师家向他求助。杨老师了解情况之后,赶紧骑着他那辆28吋哐当哐当一路响的旧自行车,带着我那位同学,三更半夜的,就找到礼堂管理员家里去。后来管理员就带他们回去礼堂找回了准考证,当时已经凌晨两三点了。”

    刘老师感叹道,“杨老师对学生这种无私的关爱,学生对杨老师这种无限的信任,真是无可比拟的。现在我们当老师了,也一直以杨启光老师为榜样!”

    暨大,永远的故乡

    刘老师在十多年前来到暨大求学,又一直留在暨大直到现在,见证了暨大的风雨变迁。说起过去的暨大与现在的不同,刘老师说道,

    “那时的暨大,大学生的生活是清苦而单纯的。宿舍几乎没有网络,大多数人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同学与同学之间面对面的交流更多,论文读书谈心得,打牌喝酒弹吉它,都是直接而激烈的交流形式,同学们的感情更深厚。

    学校里面有很多的活动,大榕树下的音乐会、建阳苑的仲夏夜舞会、篮球场的毕业酒会、秋季的土风舞大赛,都让同学们印象深刻。中文系的师生篮球赛、足球赛、开学的迎新晚会、毕业前的欢送晚会、一年一度语言艺术晚会,也让中文系的师生之间、同学之间有更好的交流,并培养了深厚的关系。”

    “当时的校园,有旧旧的宽敞的教学楼,每到冬天,树影摇曳,暖暖的阳光照进南向的教室里来,整间房间光亮无比。姚新勇老师低低地读着食指的诗、北岛的诗,微闭着眼。他念着,同学们听着,又或者就在课堂上出了神了。念完了诗,教室里一片静悄悄,只有阳光,大家慢慢回过神来,发呆的同学也慢慢地在静谧中醒了过来。”

    充满诗意的描述,让人神往,也让人感慨。最后,对于迎接110岁生日的母校,刘老师无不深情地说,“这是我们永远的暨南大学,这里是我们永远的故乡。”这一句饱含了一名暨大中文人对母校的热爱,也说出了无数校友们的心声。

    小编手记:

    刘老师是我们中文系古代汉语的老师。他为人风趣,又没什么架子,经常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同学们还私底下给刘老师送了个雅号——卫宁公。这次跟老师约采访,老师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实在是万分感谢!

    采访中,刘老师经常说以前的师长对学生如何关怀备至,但现在的我们,同样也能感受到中文系诸位师长的悉心教导与爱护。赤子之心,代代相承,这就是暨大中文系的精神。

    /校庆新闻中心志愿者 林秀瑜 赵亚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