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世界暨南人
  • 贺苏惠

    暨大校友


    暨南大学校友

  • 贺苏惠简介
    贺苏惠,暨南大学1978年复办后的第一届学生,同时是78级化学系的班长。
  • 人物采访

    四十载年华,从未忘记你的惠泽

    贺苏惠,暨南大学1978年复办后的第一届学生,同时是78级化学系的班长,她对暨南有着深刻的情谊、难忘的回忆,由于当时是复办的第一年,所以她对大学四年有着非同一般的深刻情感。

    八人小组,承载四十年的记忆

    暨南大学刚复办时和广州军医大学共用一个校园,操场也是两校共享的,导致学生上体育课的时间需要错开。“那时校园尚未完善,所以操场都需要学生与老师一起动手整理,那时候学校的操场就是我们和老师一起打扫出来的”,贺苏惠回忆起刚入学的场景说道。令贺苏惠最难忘的是入校当天,系主任周汉带领了一批教授和讲师迎接第一批新生的到来。并且当天系主任就对新生以八人为一组的形式进行分组,而这一小组贯穿了他们四年大学生活,组内八个人在这四年里一起学习一起成长。

    谈到大学时期的八人小组,贺苏惠有说不完的话。“每个组从大一到毕业的成员都是固定的,而且吃饭、住宿也是以组为单位,因而大家的行动表几乎都是一样的。每一个小组就等于是一个单位,所以小组里的八个人的感情很深。”

    贺苏惠回忆起当年小组做实验的场景说道:“当时的实验室较小,不能一整个班同时做实验,只能是班内小组轮流,为了能让下一个小组正常进行实验,每一个做完实验的小组都会把试剂瓶洗干净晾好。”自立自觉、为他人着想是暨大学子秉承的理念,贺苏惠校友所在的小组也是如此。

    贺苏惠回忆道:“学校的住宿条件和图书馆的设施也不太完善,宿舍里的桌子很小,校内图书馆不大,化学系里也没有设置系图书馆,只有供学生做实验的实验台,我们做起作业来很不方便。”因此贺苏惠他们小组经常会约好晚上一起到教学楼的教室里做作业。有时候晚上下雨,贺苏惠小组很多人没带伞,有些男生就会淋着雨跑回宿舍拿伞,然后把伞送到教学楼下。说起这件事,贺苏惠的脸上泛起了温暖的笑容。

    记忆中的暨南园

    贺苏惠在校时,学校每周只有一天的假期,放假的时候他们会以组为单位一同出游。“周末最大的乐趣就是小组八个人一起准备野餐郊游的东西,还骑过自行车游森林公园、麓湖公园和白云山,我们小组一起去过很多地方”,贺苏惠很激动地说道。即使是现在,每次举办校友会活动时,每一组都会有几个学生回到暨大聚餐叙旧。

    “我们班足球很好,因为化学系女生不多,所以人数不够时都会找男生替补上,我还开玩笑说要让比较瘦弱的男生扮成女生上场呢!”回忆起这件事,贺苏惠深有感慨。另外贺苏惠参加了学校羽毛球队,并在羽毛球队里收获了爱情。

    贺苏惠还回想起了当年校内其他有趣的活动。以前没有电影院,所以暨大当时有个由学生组织的放影队。除了放影队学校还有广播电台,会请到北京的学生和广东的学生分别录制普通话和广东话的节目在校园里放映,“学校里还有暨大学生报,报纸是先请字写得好看的学生刻钢板,最后油印出来”贺苏惠说道。

    说起暨大一个特色——蒙古包,复办那年校园里一共四个蒙古包,蒙古包不仅是一个吃饭的地方,平时的班会或其他组织活动也都会在蒙古包里举行,蒙古包可谓学生们活动的中心场所。“我们上大学的时候一个月餐券有18块钱,下了课就带个书包,一个饭盒就去蒙古包。”说到这里,贺苏惠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那时学校没现在那么大,只有一个南门和一个北门。当时中山三院有一个小门,从那里走出去就到了石牌市场,那边有一些小吃店和菜地,从南门出去就是杨箕村那条路,从北门出去跨过马路就到了华师”,这是贺苏惠记忆中的暨大校园。原来中山三院的小门现在已是暨大本部校区的“小西门”,每天有很多暨大学子来来往往,经过这个“小西门”。

    转眼间已过去将近四十年,中山三院的小门变成了小西门,贺苏惠也从暨南大学的在校生变为了校友,但永远不会变的,是她脑海中四十年前暨南园的模样,是她对大学八人小组的怀念,和对暨南大学深切的热爱。

    (文/校庆新闻中心志愿者 庄晓涵  张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