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世界暨南人
  • 梁海明

    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


    暨大2000届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校友

  • 梁海明简介

    梁海明,从本科到博士均于暨南大学就读。梁海明主要研究领域为“一带一路”、宏观经济、粤港澳大湾区等。 曾任“一带一路”百人论坛研究部主任、专家委员会委员,丝路智谷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盘古智库学术委员,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财经专栏作家,中央电视台财经评论员。近著《“一带一路”经济学》、《你不知道的财经真相:美国退出QE之后的世界》、《中国经济新政策与我们》,并与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经济学家林毅夫等学者,合著《“一带一路”引领中国:国家顶层战略设计与行动布局》。

  • 人物采访

    2013年9月和10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两者合称“一带一路”倡议。这是符合欧亚大陆经济整合趋势的大战略,是新时期我国对外开放和区域协调发展的重大战略举措。在“一带一路”从理念提出到实践的过程中,专家、学者们做了不少探索和研究,而毕业于暨南大学经济学院的梁海明就是这个集荣誉与责任、智慧与探索为一体的队伍中光荣的一员。

    梁海明的研究领域主要为一带一路、宏观经济、粤港澳大湾区等,他曾在国务院商务部、海南省政府、山东外专局、浙江党校、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机构讲授这方面的课程,包括“一带一路”倡议内涵、“一带一路”经济学、“一带一路”背景下地方政府如何吸引人才、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机遇和挑战、环球经济趋势等。

    当然,他也会回到母校和老师、同学们一起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2014年12月,梁海明应邀在广州校友会年会上做演讲,他围绕乐观的美元、悲观的欧元、蓄势待发的人民币以及劫后余生的卢布四个部分展开演讲,精辟的观点和幽默的语言赢得阵阵掌声。2015年暑假,广东省第八期“传媒领袖讲习班”在我校开班,梁海明再次回到母校,做了题为“从一带一路的海外传播看中国外宣的成功与不足”的演讲。同年11月,在110周年校庆启动仪式上,梁海明作为“一带一路”华商管理论坛的主讲嘉宾做了题为“‘一带一路’下如何塑造中国企业海外形象”的演讲。

    如今的梁海明在讲台上幽默诙谐、意气风发,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风范。让人不禁想要去走进他的学生时代,了解他的工作和生活。


    暨南情缘

    梁海明原籍广东惠州,大学毕业前一直在广东生活、学习,毕业后到香港工作。

    梁海明是个喜静的人,本科学习期间尤其喜欢在图书馆看书。当时,图书馆的硬件设施远不如现在,没有空调,只有风扇在头顶徒劳地转,驱不走丝毫闷热。即便如此,梁海明依然坚持着阅读,沉浸在与书籍的对话中。如今,梁海明回忆起当年事,坦言称:做学生时,时间充裕,读的书特别多,在各个方面皆有涉猎,虽然可能是“无用”之书,但能开拓视野,拓宽知识面。

    事实上,即使是时间不甚充裕的现在,梁海明都保持着坚持阅读的好习惯。现在尽管工作繁忙,但他依旧保持每个月十本书的阅读量。与大学期间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现在主要是读一些在自己专业领域里的专家学者的书,更有针对性,梁海明称之为“有用书”。

    除了阅读,梁海明在大学期间还尝试写小说,且颇受欢迎。当时,他在论坛上注册了一个叫“东海西沙”的ID,将小说以连载的形式放到论坛上。他回忆说,那是一个爱情题材的故事,写的是一个年轻人到深圳打拼的经历,有点像慕容雪村写的《天堂向右,深圳向左》。

    梁海明在暨大经济学院读书时,每次在图书馆翻看经济典籍,就怀惴一个梦想,那就是参加一次中国经济学界的盛事:莫干山会议。在2015年,他不但出席本届“莫干山会议”,而且还就新一轮国企改革发表他的意见。梁海明表示,除了要感谢国家发改委的邀请外,他也很高兴自己能在青年时期获邀参与该会议,中纪委书记王歧山、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财政部长楼继伟等人参加的首届莫干山会议,也是在40岁左右。

    好读书,会写书,成绩好,态度认真,这大概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梁海明。因此他有了更多与老师互动的机会。

    学生时代,梁海明印象最深的老师是经济学院的刘新蓉教授和傅燕京教授。对于刘教授,梁海明回忆道:自己一直叫她“刘姐姐”,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刘教授比较照顾学生,经常让一些同学到家里吃饭。梁海明说,所有老师都喜欢那种努力学习,又很听话很乖的学生,自己应该属于其中一个,所以才有了去老师家吃饭的资格。在梁海明眼里,作为新疆人的刘姐姐,做菜非常好吃,大盘鸡、馕、孜然烤肉都是她的拿手菜。梁海明戏言:“现在回忆起这些美味,都馋涎欲垂。”同时还有傅京燕教授,也给梁海明很多的指导和帮助。大四的毕业论文也承蒙傅教授指导,拿了90分的高分。

    毕业后,梁海明和两位教授一直保持着联络,尤其是有了微信之后,大家经常在微信里互动。读书时聊学习、谈生活,现在聊事业、说心得。即使是简单地互相问好也传达着浓浓的师生情谊,朋友圈点个赞、评论几句更是家常便饭。梁海明说,他回广州的时间较少,和老师们不能经常见面,但是社交媒体拉近了大家的距离,通过社交平台,他们像是回到大学时光里一样,又可以畅所欲言,随时进行讨论。


     “好为人师”

    如今的梁海明担任两三间大学的客座教授,主要给学员们讲述何为“一带一路”,让他们了解如今祖国蒸蒸日上的经济实力和开放合作的对外关系,同时,他还给学生讲授一些宏观经济,用自己的实际经验讲解书本上的知识,让学生们融会贯通。作为客座教授,梁海明要把自己最新研究的成果自己和实际考察的东西,讲解给学员们,这些学员主要是MBA或EMBA的在读者,或是企业经营者,或是政府官员。

    梁海明说,自己“好为人师”的渊源其实是他大学期间的一件事。大三的时候,因自己在傅教授所教的电子商务课程表现得异常优秀,傅教授邀请梁海明做其助教,辅导大一、大二的师弟师妹电脑实操。时隔数十年,梁海明回忆起当年往事还觉得十分自豪。为了给师弟师妹们把课上好,,一个暑假没回家,在酷热的学校准备了近两个月。梁海明说:“当时自己在大三、大四的时候,给大一、大二的学生讲课,就觉得自己还是学生,可以给低年级的师弟、师妹讲课,感觉有点飘飘然。就有点像是,这个知识我掌握了但你没掌握,所以我就可以告诉你、教给你。那种感觉非常的好。在这种感觉下逼着自己或让自己非常有兴趣去钻研一些问题,比别人学得更深、更专、更细。”

    或许,正是这样一种良好的感觉,激励着梁海明走上了“为人师”的道路。他建议在校的大学生要多多进行书籍的阅读,开阔眼界。


    重返书斋

    从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毕业后,带着对老师同学的不舍,带着对未来的期待,梁海明进入社会,曾在媒体(报纸、电视)工作过,也担任过中国某基金香港区负责人,并同时从事经济政策研究工作,一度兼任丝路智谷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盘古智库学术委员,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财经专栏作家等职。但是,在与之前的师叔,如今的师父范以锦教授的一番谈话之后,梁海明做出另一个决定,他决定重返书斋,回到母校读博士。

    范以锦教授是传媒界的泰斗,声名远播,如今任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因同出身于经济学院,被梁海明尊为师叔。梁海明回忆,当时范以锦院长和他进行了一场谈话,对他的工作做出了鼓励,并建议他回到学校继续深造,这样有助于他的研究工作。梁海明深以为然,于是,重返书斋读博。这一个由师叔变成师父的佳话,就此写下了开头。

    如今,这段佳话依然在暨南园上演着。梁海明读博期间,深感暨大如今条件之好,发展之快。在问及梁海明对于母校的感情时,先生脱口而出:“我自豪我是暨大的学生”,朴素的语言里却是最真挚的情感。


    心向祖国

    梁海明的研究紧跟国内外形势的发展,用理论、用事实说话,其学术著作和专栏评论都深入浅出,科学地分析现状并提出建议,并形成了自已的一套观点。尤其是作为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更是时时关注国家发展动向,分析政策旨意,立足当前,放眼未来。

    他出版了《“一带一路”经济学》一书,并与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经济学家林毅夫等人合写《“一带一路”引领中国:国家顶层战略设计与行动布局》。两本“一带一路”的书的内容,都是在国家“十三五”规划的基础上,聚焦“一带一路”,倡议以企业为主体,从经济学的角度去剖析中国与沿线国家在经贸合作、文化合作、产能合作等领域的合作以及企业“走出去”的机遇和挑战。

    在专栏评论中,其观点也是颇有新意,十分契合国家发展态势。比如他提出“一带一路”应轻装上阵,因为如今在中国政府的“一带一路”倡议下,率先走出去的高铁、核电、航天科技等产业都很“重”,所以应该多考虑“轻”项目,更积极推动诸如影视、美食文化、中医药等相对比较“轻”的产业走出去,这样既能吸引更多中小企的参与,又能通过文化的连接和交融稳固双边关系。

    “十三五”规划建议全文发布以后,梁海明结合中央文件精神指示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具体要求,提出在条件成熟的产业园区、自贸区基础上,创建“一带一路”智慧园区,以此进一步推动创新产业的发展和企业的“走出去”、“走进去”和“走上去”战略,唯有聚智,才能聚焦。在“一带一路”战略部署下,中国企业加速“走出去”已是大势所趋。

    在此过程中,梁海明也预见到了中国发展可能会受到的威胁。他表示,企业要“走出去”,除了“思想先行”、“粮草先行”,做好前期规划、风险评估和以雄厚财力作为后盾之外,还需要有“知识产权先行”的意识。在保护知识产权的框架下,建立更加完善的商标战略实施机制,提防中国品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受到侵犯。

    作为中央党校“一带一路”国家重点课题组的成员,梁海明和中央党校赵磊教授写过一篇内参,是关于“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合作的建言,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对这份建言进行了批示。之后,梁海明和赵磊教授又一次合作,向国家建言,在粤港澳合作共推“一带一路”发展方面,合作共建智慧园。这篇文章是二人研究的第二项成果,是第一篇内参的延续,也已作为内参上报中央,并得到了中央领导人的批示。这篇文章的部分内容公开发表在新华社主办的《新华丝路》。

    “我们这一群研究‘一带一路’的学者,生活和工作状态基本上是:总在路上,老倒时差,常换水土,不停找思路,时时被刺痛,但频频被感动。”祖国正在强大,发展的道路上无数的变革正在发生,这群研究学者们,将自己深深植根于祖国发展的毛细血管中,在那里,他们看到最为壮阔的变革、更为深刻的现状,并在此基础上做出更加准确的前瞻。他们不断地深入调研,分析数据,凝练观点,可谓是殚精竭虑,深耕于此。他们在政府、企业、高校做报告,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以一己之力反哺社会。他们的建议作为内参上报国家并得到批示,以一颗真心回报国家。

    众所周知,古代黄河流域汉族居民数次从北方南迁,抵达粤、闽、赣三地交界处,经过千年演化,最终形成了如今的客家人群体。老祖宗从中原迁至广东,梁海明又从广东来到香港,但唯一不变的是,作为客家人的梁海明,同其祖辈一样,骨子里流淌着团结、怀旧、爱国、爱家的血脉,因此,即使移居境外,始终以中国人引以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