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世界暨南人
  • 刘华

    “千百十”工程省级人才培养计划获得者


    华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 刘华简介
           刘华教授主攻文献情报自动标引、计算语言学、华语和计算语言学辅助汉语教学,在语料库建设与加工、文本分类、主题词标引、自动文摘、新词语发现和词语聚类、计算机辅助汉语教学和词典编撰方面有较深入的研究,并已形成一系列软件系统。
  • 人物采访
                                               研究无止境,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刘华教授主攻文献情报自动标引、计算语言学、华语和计算语言学辅助汉语教学,在语料库建设与加工、文本分类、主题词标引、自动文摘、新词语发现和词语聚类、计算机辅助汉语教学和词典编撰方面有较深入的研究,并已形成一系列软件系统。

    谈起科研历程,刘华教授谦虚地表示他也只是刚刚入门。刘华教授本科学的是文学,当时考硕士时机缘巧合地选择了语言学。读博时,他发现计算机语言学跟计算机、数据挖掘,搜索引擎,知识管理等相关,显得很有趣。当时的刘华虽然对计算机一窍不通,但还是选择了报计算机语言学的博士,师从北京语言大学的张普老师。“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计算机语言学这个很有意思,它促使我恶补统计学、计算机基础、编程等方面的知识。面对数据挖掘这一类的算法方面的比较难的知识时,我就跟着导师慢慢学,渐渐进入计算机领域。”

    刘华教授表示,来到暨大之后他才真正开始搞科研。“暨南大学是一个侨校,华文学院又是一个以华语华文教学为特色的学院,来暨大后,我就不能纯粹地做计算机语言学了,我得结合学校的特色,利用计算机语言学的方法来辅助华语研究与华文教学研究。读博时,计算机语言研究是我的兴趣,来暨大后,大的团队、大的环境、大的学术氛围激发了我新的兴趣,我开始研究华人华语。伴随着世界各地华语热潮的兴起,华语研究和华语教学也成为华文教育工作者关注的课题。”

    在谈及未来的科研计划时,刘华教授很自信地表示要研究海外华人口语、生活场景的录音录像。“我想这也是以后研究的一个亮点。海外华人口语、生活场景的录音录像,从个人到家庭到社区的,这些华人的生活场景统统录下来,将会形成一个语言博物馆,一个文化博物馆。这对国家对民族有利,因为研究语言文化的遗产是一个文化工程。”

    在暨大,有力量也有自由

    刘华教授2005年博士毕业后到暨大工作至今,当回忆起从青年教师到教授的历程时,他表示离不开暨南大学对他的帮助。“学校的学术氛围是比较自由的、资源比较好的,这很有利于做研究。主管文科的社科处领导与人员都非常关心我们,一发现有什么项目适合什么样的青年老师,他们都会给予提点。申报项目时,也会亲自来看材料,甚至找专家辅导。”

    对于“暨南远航计划”、“暨南跨越计划”、“暨南启明星计划”等对中青年拔尖人才进行重点资助的计划,刘华教师很是赞赏。他说:“青年老师刚刚起步,各方面条件比较弱,需要学校支持。这三个计划,还有即将启动的‘智库计划’都是学校在制度上对青年老师的大力支持。”

    有了学校的支持,刘华教授在《Journal of Computational Information Systems》、《中文信息学报》《语言文字应用》、《计算机工程》、《外语研究》等核心刊物发表多篇论文,其中4篇收录EI检索;目前主持国家社科、广东省社科、国家语委多项科研课题;曾经参加863项目、国家社科、973项目等多项课题。

    问及科研是否与教学冲突,刘教授很果断地说:“当然不!”他表示,“教学与科研不冲突,教研相长。教学是第一位,是生命线,是根本。科研要辅助教学,科研需要与教学结合。比如我做的是写作基础的语料库,直接可以用来备课,也体现对学科建设和具体教学支持。我们将长期做华语研究来辅助华文教学研究,通过资源促进教学。”

    走在“好老师”的路上

    一名好老师的标准是什么?一千个人有一千种不同的答案。刘华教授认为,一个好老师不仅能传授学科知识也能给学生启发,让学生学会研究方法;还能用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给学生传递正能量,对学生言传身教。他很认真地说:“追求的目标是永无止境的,没人敢说自己是个好老师,但我想成为一个好老师,与学生们共同进步,让学生和自己都获得正能量。”

    一名好老师,会不断要求进步。“目前我对自己所发的论文还是不满意的,一是量少,二是需要精品文章。”刘华教授表示,他所研究的语料库有些刚刚起步,有些即将完成,只要坚持刻苦钻研,日后定有收获。

    一名好老师,会因材施教。刘华老师说,“我给本科生、研究生、留学生上课都各有不同侧重点,会根据他们的特点来教学。比如研究生,要重指导性,启发他们自主学习,引导他们慢慢走到研究的方向上来。本科生没有学科基础,所以还是需要多讲基础知识。给留学生上课,多是现代技术基础学科,比如说计算机基础和教育基础。真正的语言课我上得很少,因为我觉得我这方面不是很强。”

    一名好老师,善于与学生打交道。“我以前爱好文学,现在我的兴趣就是打打球。我很愿意也常常和学生们打球,参加师生趣味运动会。学生愿意和我亲近了,我的上课效果自然会好。”


    来源: 暨南大学报  作者: 刘诗敏  时间:2014年3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