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世界暨南人
  • 汪勇

    “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获得者


    理工学院教授

  • 汪勇简介
    记者同汪勇老师的采访约在一个酷热的午后。汪勇老师的办公室位于学校第二理工楼,走进办公室时他正在泡茶,整洁有序的办公室瞬时给人带来一股清凉。与汪老师的聊天,让记者走进了一个产学研结合的全新领域。汪勇老师的主要研究方向:油脂生物炼制;油脂生物技术;功能性油脂。
  • 人物采访
    本报记者:近日,教育部公布了“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2012年度入选人员名单,汪老师成功当选。能和我们谈一下您的研究吗?

    汪勇:食品科学与工程系的研究与人们的日常饮食息息相关。目前,我们系的研究方向主要包括食品安全、功能食品、食品添加剂的制备与应用、农副产品增值技术等。而我个人的研究则主要集中在油脂生物炼制方面。一是利用生物方法将大宗油脂转化为保健食品、生物能源等,如我们与光电系、广东省分析检测研究所合作对地沟油、潲水油进行识别以及样品库的收集。我们在这个项目中研究的重点在于将地沟油、潲水油转化为可再生能源--生物柴油,今后则希望可以实现向进一步开发生物润滑油产品方向的转化。二是食品乳化剂的研发的探索:开发天然乳化剂如大豆卵磷脂产品;合成乳化剂则通过“酶”进行催化,降低危害物质的产生机率,获得高效安全的食品乳化剂产品,为食品安全奠定基础。三是功能类油脂的研究。目前市面上食品专用油脂的饱和脂肪较多,容易影响心血管的健康。我们正在试图用新型功能性油脂--肝油二脂甘油二酯来进行替代,以达到营养均衡、同时提高产品品质和降低成本的目的。此外,我还在研究加工过程中油脂产品有毒有害物质的新型的检测方法,查找油料加工过程中的潜在致病因素。

    本报记者:许多人毕业后的工作、研究的方向与所学专业有很大差异,十几年来您是如何坚持自己的方向与兴趣呢?

    汪勇:主要原因是身处在学校这个大环境中,良好的氛围敦促我必须要好好做科研。另一方面,研究的方向也很重要,要有特色,符合自己的兴趣爱好。由于食品科学与工程是一个应用型专业,重点在于解决工业上的实际问题,如果能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法就会很有成就感,也就容易坚持下去。

    本报记者:这些年来,不仅发表了790多篇论文(其中1321篇收入被SCI收录),还主持、参与了国家863高技术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专项资金项目、广东省战略新兴产业核心技术攻关项目等多个项目。收获如此成果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汪勇:从外因来看,我们系里的氛围很好,尽管人不多,但彼此相处得很融洽。2002年,我刚来暨南大学,院系的领导对我们年轻人十分关心。直至今日,我仍十分感激他们对我的照顾。当时的物质条件虽然艰苦,但是人文环境却很好。而从内因看,便是要靠个人的努力与勤奋。我几乎每天都在办公室、实验室,不断进行科研工作。此外,最为重要的是与企业之间的合作。企业是十分务实的,只有解决了实际问题,真正使企业提高效益,才会长久地保持合作关系。多年来,我们都在与企业共同研发产品,逐步走向产业化。与企业维持良好的互动关系,也是我能够收获成果的关键因素。许多人认为科研与企业应是形同陌路,但像我们这样的应用型学科其实是不应该与企业相隔绝的。

    本报记者:13项专利项目,加上今年又获得一项广东省专利奖优秀奖,您已经算是专利“大户”了。

    汪勇:应用型学科,不仅要发表文章,还要落到实处。科研过程中,应用型学科研究的最关键应该的是产业的核心关键技术,为产业的升级提供技术保证。我们重视专利,是希望将技术作为基础,把申请的专利变成企业的储备技术,在将来市场条件成熟的情况下能够转化为生产力,为企业升级、转型提供服务。

    本报记者:科研的道路应该是充满了荆棘吧?

    汪勇:当然。科研的过程永远是失败多,成功成果少,它是一个探索学习的过程,各个方面都会遇到困难。现在是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在一些新的方向,尤其是交叉领域,需要重新学习。有的时候是硬件条件难以达到,有的时候是软件——知识结构更新不及时。尽管辛苦,但是一旦喜欢上这个专业,就会以苦为乐,持续地探索一定会带来收获与进步,喜悦也终将会冲淡烦恼。

    本报记者:硬件条件不足的情况下,有没有寻求帮助呢?比方说学校的支持?

    汪勇:我们以前在学校各专业中是相对较弱的,学校的支持力度确实也不够。但自去年开始,我们系的食品科学与工程学科获批第九轮广东省重点学科,学校也开始加大对我们硬件条件的投入。

    本报记者:科研之外,您还多番指导本科生参加“挑战杯”比赛,并多次荣获暨南大学“优秀园丁”奖,在教学方面有什么理念心得?与学生怎样展开交流?

    汪勇:指导本科生参加校外的科技项目,可以提高学生的多方面素质。学生有积极性,我们也乐于给他们提供机会。现在,我们正在着力展开教材的编写,希望不仅是完成一个专著,也可以给学生提供一些参考。接下来,我们还希望可以与500强企业合作,在校外建立实习基地,更多地提高学生的实践水平。另一方面,也希望在未来2-3年中可以进一步加强教学方法、实践方面的改革。至于与学生之间的交流,我主要遵循“宽于待人”的理念,允许学生犯错误,毕竟学习是一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在学习方面,我们更多地扮演一个引路人的角色,给学生提供建议,而非训斥。生活方面,就尽可能地帮助学生解决困难。总的来说,就是给学生创造条件,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本报记者:2010-2011年,在加拿大Sakatchewan大学农业与生物资源学院的访问,一定有许多经验体会与暨南学子们分享。

    汪勇:首先,“走出去”可以开拓我们的视野,也可以转变我们的思维。国外的科研、管理理念都与国内有着许多不同之处,我们应该多交流,取长补短,并在交流的基础上进一步展开合作。其次,英语非常重要。我们学生应该加强英语训练,不仅是适应全英文授课,也为了将来与国外学者的交流和沟通。我对学生的英语水平要求很高,这也是为了他们日后的论文写作。

    本报记者:又是一个毕业季,有的学生即将面临职场,有的学生则继续进修,对未知的将来,他们都有着些许迷茫,汪老师对毕业生们有什么建议吗?

    汪勇:对于即将走向工作岗位的同学来说,再学习能力非常重要。虽然大学系统化的学习已经结束,但社会又是另一个更大的平台,需要继续摸索与实践。再学习能力的差异会影响整个人生的发展。此外,勤奋仍然非常关键,毕竟“勤能补拙”嘛。而对于我们专业继续做研究的同学而言,首先一定要加强操作、实践能力;其次要培养创造性思维,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敢想敢做;再次可以多与导师沟通,拓展知识面;最后还是要勤奋,勤奋才会获得更多的机会。

    采访的最后,汪勇老师笑着说:“革命尚未成功,还要继续努力呀!”在他看来,导师对学生的影响非常重要,导师的个人风格、气场都会影响学生对专业的认知程度。另一方面,导师也非常希望看到学生取得成功,这对他们来说是最大的欣慰。路漫漫其修远兮,望暨南学子上下而求索。



    (来源: 暨南大学报  作者: 李心宇   时间:2013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