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世界暨南人
  • 沈定一

    原新华社副总编辑


    暨南大学校友

  • 沈定一简介
    沈定一(原名沈根源),1921年生,上海人。1940年考入上海暨南大学,1944年毕业于文学院历史地理系。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新华社第三野战军记者组组长,河内、雅加达和里斯本分社社长,新华社总编辑助理、编委、副总编辑等职。
  • 人物采访

     原新华社副总编辑沈定一与他的暨南情

    ——在抗战风云中书写暨南不屈魂

    今年已经95岁的沈老精神依然很好,虽然有些听力障碍,有时需要借助纸笔,但沈老吐字清晰,诉说起七十多年前的往事也是有理有条,仿如昨日。

    结缘暨大:孤岛求学但名师云集

    1940年夏天,沈定一通过全国统一招生考入了暨南大学外文系。当是时,中日战争已全面爆发,上海在“八一三”淞沪战争后沦为“孤岛”,暨南大学真如校区地处战区,校舍几被夷为平地。学校被迫迁入上海公共租界继续办学,开始了长达四年多的“孤岛”办学历程。

    暨大校舍在公共租界内数次迁徙,终于在康脑脱路(今康定路)528号租得一座教堂的二三楼作为校舍,于风雨飘摇中维系住暨大使命。“当时虽然在租界里的二三楼办学,但师资力量很强,有校长何炳松,文学院院长郑振铎,教务长、历史系主任周予同,历史系教授周谷城等。”回忆起当年的名师,沈老如数家珍。在外文系念了一年后,沈定一转入历史地理系继续就读。

    国家身处危难,暨大学生关心局势,亦积极组织各种抗日救亡活动。沈定一在接触到了更多具有不同思想成分的学生。他们一部分相信国民党,一部分倾向进步,也有同情共产党的。沈定一参加了地下党外围组织学生协会,在上海地下党领导下做过学生工作。

    辗转南迁建阳分校 在风雨漂泊中自立自强

    随着抗战进入相持阶段,暨大在“孤岛”办学处境愈加艰难。1941年夏,暨大在福建北部的建阳预设分校。太平洋战阵爆发后,日军攻占上海租界,暨大不得不南迁闽北。

    自1942年1月起,暨大师生化整为零,分批南迁,“学校给路费补贴,我们同学几个人结伴走,要过封锁线,要通过检查,去克服很多困难,一关一关过”。沈定一与同学们从火车站出发,经过国统区,过杭州,再达到浙江金华,这是暨大设立的南迁接待站,也是何炳松校长的家。稍事休息后,继续前往江山、浦城,最后到达福建建阳。南迁之路困难重重,非亲历者难以体会其中艰辛。

    暨大新校区地处闽北,位于建阳县童游乡,靠近武夷山,“当时共产党就在山上进行武装活动”。正式上课的地方在文庙,这是当地一座年久失修的庙堂,经过整修与兴建后,逐渐具备了教学、办公等作用。而宿舍则是一些乡里人自己盖的草棚子。

    “我们到的时候还没有开学,没有多少人。暨大继续招生,陆陆续续又从上海、浙江、江西、福建等地招了一些学生过来。”沈定一说,这其中有少数地下党的学生,多数是中间的学生。

    虽然条件艰苦,资源匮乏,但并不影响暨大学子的活动热情。正式开课,暨大的学生社团和组织相继成立,并开展活动。“民以食为天,我们成立的第一个学生组织就是经济委员会,监管食堂的粮油、伙食、账目等情况”。当时暨大所需由教育部下拨的经费米代金与学生膳费,但因战时交通不便,经费左支右绌,常常为米食奔波。

    除此之外,史地系成立了史地学会,中文系成立了中国文学研究会,还有经济学会、太白文艺社、人文学社等。“我们还经学校批准成立了学生自治会,以联合各个系协会,进行统战工作,团结中间力量”。沈定一因在上海做过学生工作,在学生中威信较高,曾当选过学生会主席,后由一位中间派的沈阳华侨担任,自己则担任总干事。

    “有一次,国民党警备司令部抓了几个同学,说是共产党”,沈定一回忆说,其中一位同学平时不好动,就只是在墙报上写东西,“我和学生会主席一起,组织了他的同乡,10个学生想把他联保出来。结果那位同学一放出来就跑了,在半路上又被抓起来,后来才被当地共产党的同志,领到武夷山的游击队了。”

    受教于何炳松——做事要有长性

    1944年沈定一从暨大毕业,因被系主任看中,留校担任助教,主要负责学生工作,帮忙组织学生活动。

    1944年10月,国民党发动青年从军运动,号召大学生参加远征军。对于这场运动,沈定一认为,“实际上是要更新部队。因为日本已有败象,这是将来用于对付共产党的”。沈定一劝阻同学不要去,但由于从军能提供优待办法,一些学生“家里什么都没有了”,不得已就去了。

    这次大规模的从军运动也成为后来“驱逐盛叙功和许杰风潮”的导火索之一。1945年1月3日,在文庙出现打倒教务长许杰、总务长盛叙功的标语。夜晚,部分学生举着火把、喊着口号,声势浩浩地要驱逐两位教授。“这两位都是思想进步的教授”。许、盛两位教授后来连夜离开建阳,避居崇安(现武夷山市)。

    1945年初,沈定一感觉在暨大“待不下去了”,想要离开建阳去投奔新四军。他在向校长何炳松请辞时,何校长对他训话:“做事要有长性。我在商务印书馆做了10年,在暨大做了10年,你才刚刚来就要走啦?”沈定一虽然保持离开的决心不变,但这些话却让他受益终生。

    沈定一离开暨大后,投奔到新四军中,开始了漫长而丰富多彩的记者生涯。他报道了大量重要的战役,从枪林弹雨中奋笔疾书,也带队组建或重建了河内、雅加达和里斯本等几十个新华社海外分社,为国家的新闻事业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抗战胜利后,暨大着手复员回沪事宜,于1946年6月历经磨难,重返上海。建阳时期的暨大虽然地处闭塞山区,但进步的活动从来不断。“参加一切政府活动,暨大学生都跑在前面”。搬回上海时,暨大带来了一批进步的种子。

    1978年,暨南大学在广州复办。“80年代的时候我回过一次暨大。那时候是陪同外宾到广州,我抽空去了到暨大,发现暨大大变样了。”

    (文/校庆新闻中心志愿者 吴瑕 图/南方日报 万稳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