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世界暨南人
  • 梅凡

    暨南大学美国南加州校友会会长


    暨南大学校友

  • 梅凡简介
    暨南大学美国南加州校友会会长
  • 人物采访

    忘不掉的一湾明湖水

    19日傍晚的明湖楼旁,一团亮眼的黄色格外引人注意。那是穿着黄色校友会会服的暨南大学美国南加州校友会校友们,他们有的已白发苍苍,有的走路需要人搀扶,尽管大部分人已青葱不再,但是大家依旧神采奕奕,谈笑风生。走在人群中的梅凡会长,步履从容,精神抖擞,很难想像他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

    明湖水,暨南情

    梅凡出生在广州,他的爷爷是台山华侨,是最早一批去美国打工的人。家住广州,又加上家里有点“华侨”的关系,暨大自然成为了梅凡的报考志愿之一。1961年,梅凡入读暨大中文系。

    梅凡所在的班有三分之二的同学是侨生,来自东南亚、印尼,马来西亚、柬埔寨、缅甸等等。“他们的生活方式与说话方式都与内地生有些不同”。作为班长的梅凡,承担起了把大家团结在一起的责任。“一个集体就像一首协奏曲、一个交响乐团,集齐了各种乐器,有高音、低音、有小提琴也有大提琴。要把他们都团结在一起,才能奏出动听的乐章。”梅凡不但在学习上起了带头的作用,而且积极营造团结的集体氛围,把班上的每个同学都凝聚到一起。

    在班级活动以外,梅凡还经常参加系里、学校里的活动。他现在想起当年参加出板报的比赛,依然非常自豪地说:“以前参加出板报比赛,我们一定是拿第一的。”从班里面的学生干部到中文系里的宣传部部长,梅凡在暨大收获很大,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尤其是怎么打造一个充满活力的、团结的班集体,最让梅凡印象深刻。梅凡说道:“怎么样来联络更多的侨生,让侨生能跟内地的学生能够很和谐地融合在一起,这是很不容易的。”

    这份深厚的班集体感情一直延续到了现在。11月18日,中文系在暨大附近举行了五十周年的毕业聚会。参加这次聚会的,除了从世界各地赶回来的学子以外,还有暨大前党委副书记、副校长黄旭辉,前暨大副校长、中文系主任、社会科学优秀学者饶芃子。饶芃子曾经是梅凡的文学理论老师,如今八十一岁高龄的饶芃子依然记得班上的每一个同学的名字,甚至连换了名字的同学都知道。“饶芃子老师对我们班的感情非常深,有很多校友会邀请她过去聚会她都没去。一来她年纪也大了,腰椎有点病;二来她现在也很忙,手头上还有很多国家专题的研究工作。但是,她说我们邀请到她,她一定要来。”

    几十年过去,如今的暨南园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但有那么一个地方一直没变,那就是明湖。明湖也成为了梅凡心里最惦记的暨大回忆。“明湖是我们亲手挖的,特别亲切,我们都在怀念明湖。”梅凡曾经给很多校友会写过对联,给澳门校友会写的是:明湖水,濠江情;给多伦多校友会写的是:明湖水,枫叶情;给美东纽约校友会写的是:明湖水,美东情;给 香港校友会写的是:明湖水,香江情……无论在哪里,唯一不变的就是明湖水。

    从校园里的班长 到校友会会长

    刚移民到美国时,梅凡渴望找到一个有归属感的组织。偶然在报纸上看到了黄旭辉到了美国,并与当地的校友会联系。梅凡打听到黄旭辉所住的旅馆,下班后马上赶往黄徐辉住处与他会合。就这样,梅凡知道了美国校友会的存在。“一开始校友会都是一些六七十岁的老校友,他们知道我是中文系的,就让我帮忙做点文书的工作。我觉得写作、文书方面也是我的本事,我一点都不推搪。”梅凡利用空余的时间帮老会长做一些文书、校对工作。后来校友会有活动梅凡也会去参与,慢慢地跟老校友的关系变得特别好。

    梅凡对于校友会的工作也非常有热情,“人到了异乡,有这样一个小团体,虽然这群人分别来自不同的地方:有一些真如时期的老校友,有些是建阳时期的校友,有来自台湾、香港的、中国内地的……大家走的路不一样,但是都是从一个地方来的,大家都姓暨。”梅凡很珍惜这份情缘,并且不断地用行动来维持着这份情谊。

    算起来,梅凡已经担任南加州校友会会长六七年了,工作很忙,校友会活动也很多。如今校友会多了很多年轻人的身影,一次次的校友活动给了大家更多交流的机会,也让大家更熟悉彼此。“我们在春节、中秋节、元宵等节日都会搞活动,而且不止在洛杉矶搞。我们还组织过郊游、四海环游、组织去访问兄弟校友会。”2010年的时候,南加州校友会联合上海校友会及长江三角洲的一些校友会发起了一次“海内外暨南校友聚首上海世博联谊”的活动。“大家对集体有一种光荣感,有一种凝聚力。大家都来分工合作,即便没有在会里面担任职务,大家看到需要帮忙的,都会主动来帮忙。”梅凡说到。

    (文/校庆新闻中心志愿者陈泳敏   祝春雷、杨怡整理  图/南方日报 )